jrs直播手机-实习记者 | 黄欣然闽系房企阳光城最近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大股东“泰康系”半价甩卖股份离场后,公司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也低价减持部分股份并辞职

jrs直播手机-实习记者 | 黄欣然闽系房企阳光城最近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大股东“泰康系”半价甩卖股份离场后,公司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也低价减持部分股份并辞职
实习记者 | 黄欣然闽系房企阳光城最近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大股东“泰康系”半价甩卖股份离场后,公司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也低价减持部分股份并辞职。1月10日,阳光城又公告称,其控股股东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阳光集团”)因增持公司股份所需资金未能及时筹措到位,阳光集团及关联方拟终止实施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。图片来源:阳光城公告按照双方于2020年12月30日发布的原计划,阳光集团或其全资子公司东方信隆或一致行动人康田实业拟于2020年12月30日起12个月内增持阳光城股份,股份不少于阳光城总股本的1%、且不超过2%(以增持实施期间的公司总股本计算)。当时,阳光集团、东方信隆及康田实业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,800,784,634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43.53%。而后的2021年,阳光集团及关联方分别于1月29日、2月3日、4月30日、5月6日共四次增持阳光城,增持方式均为集中竞价交易,合计增持2396.21万股。截至1月10日,其股份占阳光城总股本的0.58%,增持金额为1.39亿元。从2021年5月6日后,阳光集团的增持计划已停摆大半年。此次公告拟终止增持,已经离完成增持计划的截止时间过去了一周多。界面新闻记者发现,阳光集团及关联方若要实现约定,至少还要增持的股份需占阳光城总股本的0.42%。若以2021年12月31日阳光城收盘股价3.02元计算,阳光集团及关联方至少还要投入约5251万元。对于阳光集团此次“爽约”,阳光城给出的解释是:地产行业发展情况、金融市场环境等发生较大不利变化的影响,阳光集团同样面临着行业竞争加剧、利润持续承压等挑战。由于阳光集团及关联方持有的公司股份质押比例较高、融资渠道受限,债务集中到期兑付(部分债务甚至被要求提前偿还)等原因资金净流出规模较大,导致阳光集团及关联方增持公司股份所需资金未能及时筹措到位,无法继续实施增持计划。这也就是说,阳光集团已经“自身难保”。根据阳光城近日公告,阳光集团所持公司股份已被多家银行申请司法冻结。2021年12月29日,华夏银行申请司法冻结阳光集团及东方信隆持有的阳光城股份9903万股。2022年1月8日,南京银行申请司法冻结阳光集团持有的阳光城股份1705万股。截至2022年1月11日,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被司法冻结的阳光城股份已超过17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2.85%。并且,阳光城股价一路“跌跌不休”,从2021年1月29日的5.62元/股跌至2022年1月11日收盘的3.26元/股。所以阳光集团这一年的增持计划实施以来,增持的约2400万股市值大缩水,截至1月11日,浮亏超6000万元。对此次终止增持会如何影响阳光城后续发展,界面新闻记者联系了阳光集团及阳光城董秘办,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。2021年11月17日,盛新锂能控股股东盛屯集团就收到了深交所监管函,原因是其先前承诺增持3亿元以上,但最终失信,未能完成增持计划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阳光城审议此次终止增持计划议案的董事局会议中,华夏人寿提名的董事仲长昊不仅弃权,甚至缺席会议,且未按正常程序委托其他董事代为投票。根据阳光城2021年三季度报显示,华夏人寿在阳光城前十大股东中占据两席,合计持有4.3%的股份。1月11日收盘,房地产板块整体向好。根据东方财富数据,房地产开发指数上涨0.33%,而阳光城股价下跌2.69%,位列跌幅榜第八名。